用户登录

智能找房

为保证推荐的准确性,房淘惠将向您提问6个问题,请尽量如实回答;此步骤仅为了收集您的买房需求,居理不会索要您的任何个人信息。

您希望购买的楼盘是什么类型的?

  • 住宅

  • 别墅

  • 商办

您预期能接受的总价范围是多少?

您的意向购房区域是哪里?

  • 不限
  • 吉木萨尔
  • 呼图壁
  • 奇台
  • 昌吉市
  • 木垒
  • 玛纳斯
  • 米泉
  • 阜康
  • 其他

您意向购买的户型是几居?

  • 不限
  • 一居
  • 二居
  • 三居
  • 四居
  • 五居及以上

您预期购买的房子面积是多大?

您还希望购买的楼盘具备以下哪些条件?

  • 不限
  • 临地铁
  • 有幼儿园
  • 有小学
  • 有中学
  • 有医院
  • 生活便利
  • 现房
  • 自由购
  • 在线锁房

房企入驻申请

x
昌吉房淘惠 > 房产资讯 > 本地楼市 > 从眉州到汴梁,外省青年苏东坡的“进京”路|草地·说人解史

从眉州到汴梁,外省青年苏东坡的“进京”路|草地·说人解史

2020-06-07 来源:房产网 编辑:孤岛
在北宋,苏东坡是一个典型的外省青年。为了前程与理想,他必须“京漂”,必须前往地处中原大地的首都汴梁(今河南开封)。他的进京之路,亦如他的人生一样峰回路转,折射出一个远去时代业已不存的生存方式首发:6月5日《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 聂作平从我居住的成都城南,沿宽阔的剑南大道南下,约50公里后,大道折入乡路,曲曲折折再行三四公里,便来到几座山峦围合的山坳。这里,最低处是一方池塘。池塘边的半坡上,安静地卧着几座坟墓。坟墓四周,翠竹、松树和迎春绿意盎然,悠长的鸟啼高一声低一声。这就是苏东坡的椎心泣血之地——在悼念亡妻王弗的词里,他写道:“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文物部门把这里称作苏洵墓,民间却众口一词地叫苏家坟山。静谧的丘陵间,长眠着苏东坡的几位亲人:他的父亲苏洵,他的母亲程氏,他的爱妻王弗。苏洵墓后,另有两座墓,墓碑表明,一为苏东坡,一为他的弟弟苏子由。其实,这是当代人所建的纪念墓,连衣冠冢也说不上。因为,苏东坡和苏子由没有葬在桑梓之地眉山,而是千里之外的河南郏县。位于眉山以北的苏氏墓地。聂作平摄三次离家,两次归来,这意味着,一生中经常梦见故乡的苏东坡最终死在了异乡。在北宋,苏东坡是一个典型的外省青年。为了前程与理想,他必须“京漂”,必须前往地处中原大地的首都汴梁(今河南开封)。他的进京之路,亦如他的人生一样峰回路转,折射出一个远去时代业已不存的生存方式。三苏祠内苏东坡坐像。新华社资料片陆路:日长人困蹇驴嘶春日的三苏祠生机勃勃,显示出东风与阳光的绵长力量。海棠、红梅都开了,透过红色花影,高大的银杏吐出了娇嫩的新芽。和杜甫草堂一样,三苏祠也是后人景仰与怀念的产物。昔年,苏东坡一家居住的那座位于眉山纱縠行的院子,占地约5亩;如今的三苏祠,已达100多亩——杜甫那座小小的茅屋,则是扩张到了数百亩。不过,与杜甫草堂几乎没有任何杜甫遗存不同,三苏祠里,还有一眼井和三苏有关。这口深幽的古井井口两尺,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它是苏家老井。苏东坡就是喝着这井水长大成人的。四川眉山三苏祠内拍摄的春光水色。新华社发(姚永亮摄)苏东坡生于北宋景祐三年腊月十九(1037年1月8日)。其时,在位的是宋朝第四位皇帝,也是一向有仁君之誉的宋仁宗。钱穆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说过:“北宋诸帝,也比较无暴虐,无专擅。”柏杨则认为,北宋是士大夫的乐园。按照学而优则仕的古老传统,中国——尤其是承平时代的中国,能够走上仕途,实践达则兼济天下抱负的,可以说几乎都是读书人。数目庞大的通过读书取得功名从而为官的人群中,经常会诞生一种令后人艳羡的极品:他们既是政治上的名臣,也是艺术上的大师。这种既是名臣也是大师的现象,在重文轻武的北宋尤其突出,如寇准、范仲淹、晏殊、王安石、司马光……然而,苏东坡的父亲苏洵却科考不利,以致一度产生了终老林泉的念头。不过,随着苏东坡兄弟俩长大成人并崭露头角,哪怕为了孩子们的前途,苏洵也必须带着他们前往首都。苏洵在给友人的信中说:“洵今年几五十,以懒钝废于世……惟此二子,不忍使之复为湮沦弃置之人。今年三月,将与之如京师。”这便有了苏东坡人生中的第一次远行。时为宋仁宗嘉祐元年,即公元1056年。苏东坡虚岁21。第一次首都之行,其实上一年就拉开了序幕。上一年冬天,苏东坡父子从眉州(今四川眉山)来到成都——今天,眉山距成都仅60余公里,车程不过一个多小时。在苏东坡时代,他们既可陆路经彭山北上,也可水路溯岷江,在彭山境内转入锦江,直抵成都九眼桥。这是成都著名地标九眼桥,已损毁。如今九眼桥的位置是一座造型普通的现代桥。四川老人龚素清在七旬高龄完全靠记忆手绘儿时的老城。新华社记者王迪摄到成都最重要的事,是拜访益州知州张方平。张方平是仁宗朝重臣,先后担任翰林学士知制诰和御史中丞等职,后来外放地方。1054年,他被派到成都任益州知州。到川后,到处访求人才,有人向他推荐了苏洵。于是,苏洵与张方平相识,并为张方平所重。苏洵的目的,是要把两个年轻的儿子介绍给张方平。读书人以文字干谒于当道的高官大吏,历朝历代都屡见不鲜。在唐朝,甚至是一种被人称道的风雅,比如李白干谒韩朝宗,孟浩然干谒张九龄,都是主动递上自己的得意之作。张方平读了苏东坡昆仲的作品后,大为赞赏,苏东坡后来回忆说:“轼年二十,以诸生谒成都公,一见,待以国士。”张方平不仅力主苏洵父子进京参加六科考试,还为他们准备了路费。更为难得的是,鉴于三苏在京城并无名声,张方平给文坛领袖、时任翰林学士欧阳修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而张方平与欧阳修,因政见不合,并无交情。后来,欧阳修果然对苏氏父子鼎力相助,一方面固然是三苏的才华打动了热心奖掖后进的文坛领袖;另一方面,不能不说没有张方平的作用。北宋宽松而开明的大环境下,文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要比其他时代更为亲密。即使政见不合,也不妨碍他们对有才华者共同施以援手。怀念故乡的人必须离开故乡,因为远方才有事业和机遇。告别了敦厚的张方平,苏氏父子从成都出发,前往汴梁。他们经行的路线是从成都到阆州(今四川阆中),溯嘉陵江至川北,自金牛道入褒斜谷,再经扶风和长安,出关中,过渑池抵京师。在阆中,有一座建于明代的文笔塔和一座建于清代的魁星楼,它们被认为是阆中千年文风的象征。位于四川蜀道金牛道文化线路沿线的阆中古城(2016年7月8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嘉陵江自西北而来,绕着阆中城迂回而过。若从高空鸟瞰,河与城,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阆中因之被认为是风水之城。得山水之灵秀,阆中也是人文荟萃之地。唐人尹枢、尹极和宋人陈尧叟、陈尧咨两对兄弟,均高中状元。尤其陈氏兄弟,距苏东坡不过数十年。当苏氏兄弟经行这座有过旧日辉煌的城市时,先贤的功业显然会加重他们对北上的期许:同是才华横溢的兄弟,难道我们就不能像尹家兄弟和陈家兄弟那样蟾宫折桂吗?至于苏洵,他的哥哥苏涣在阆中为官时,他曾前往小住数月。对他来说,乃是故地重游。在阆中,他们溯嘉陵江而上。今天的嘉陵江上、中游河段,由于沿途水电站阻挡和水量减少,已经无法行船;但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嘉陵江却是一条斜贯川北的黄金水道。嘉陵江上游沿着大巴山脉两谷之间有很多著名的险要峡口,这是有名的险地——明月峡(1954年摄)。新华社资料片川北和陕南,横亘着大巴山和米仓山,再往北,过汉中盆地,则是更加巍峨的秦岭。苏氏父子从阆中抵达今天的川北广元后,便踏上了蜀道——蜀道包括名称各不相同的几条古道——它们其实是沟通四川与陕西的不同区域的道路,其中穿越秦岭的有4条:即子午道、傥骆道、褒斜道、陈仓道;穿越大巴山的有3条:即荔枝道、米仓道、金牛道。位于蜀道金牛道文化线路沿线的文化遗产——明月峡栈道。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苏东坡父子出川经行的是金牛道。经金牛道过勉县后,随即转入褒斜道。褒斜道因南起褒谷口(今陕西汉中境内),北至斜谷口(今陕西眉县境内),沿褒斜二河延伸而得名。汉中市博物馆里,珍藏着十几方或大或小的石碑,碑上的书法,被历代文人视若珍宝,它们合称为石门十三品。汉中市博物馆内展出的“石门汉魏十三品”摩崖石刻(1994年摄)。新华社资料片石门在褒斜道南端。东汉时,为了便于蜀道交通,朝廷下诏,在七盘山开凿山洞。以当时极为落后的技术条件,人们采用火烧水激之法,在坚硬的山岩上凿出了一条近16米长的隧道。这是我国最早的人工隧道,称为石门隧道。石门隧道竣工后,从汉朝到南宋,不同时代的文人墨客在岩壁上留下了大量书法石刻:隧道内34件,隧道外70件。1970年,修建石门水库时,隧道连同铁画银钩的石刻一同被淹没——最为人称道的13幅精品,被切割后收藏。如今的石门,已看不出旧时险峻,静水深流的褒河亦如谦谦君子。可以想象,苏氏父子经过石门时,一定会花上大半天工夫,点燃火把,逐一观看崖壁上的作品。苏氏父子曾经行过的褒斜古道。聂作平摄走完500多里的褒斜道,意味着最艰难的蜀道已被抛在身后。他们进入了一个与成都平原迥然不同的地理单元,那就是关中平原。虽然同样坦荡如砥,但二者的景观与风物都有很大区别。刚出重重大山时,秦岭北麓,有一座镇子叫横渠。镇上,有一家书院,名为崇寿院,苏东坡在书院墙壁上留下一首诗。诗中,他们在路上晓行夜宿的情景栩栩如生:“马上续残梦,不知朝日升。”——天不亮就起床赶路,在马上打瞌睡,不知不觉,朝阳升起了。至于平原与山地交汇处的景象迥异故乡,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乱山横翠嶂,落月澹孤灯。”张载祠一角。宋代大儒张载讲学地“横渠书院”,元代后被改为张载祠。新华社资料片值得一提的是,崇寿院后来改名横渠书院,并因一个被称为横渠先生的人而名声大噪。横渠先生,即张载,系北宋著名思想家和理学创始人之一。他的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冯友兰称为横渠四句,千百年来,影响甚夥。从年龄上说,张载介乎于苏氏父子之间。同时,他还是宋代两位理学大师——程颢和程颐的表叔。有意思的是,张载和苏东坡兄弟俩同年中进士,是地地道道的年兄。不过,苏东坡途经横渠并在崇寿院题壁时,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对方。年轻的大师们还在蓄势待发,如同一条条刚刚滥觞的大河,最终,将汇入同一片海洋。过了横渠,原本大体北行的路线折而向东,过长安,出潼关,便来到河南。在河南崤山,由于连续奔波,苏东坡的马死了。不得已,只得买了一头驴子。南方无驴,苏氏父子也没有相驴经验,买到的驴子一只脚有些跛——古人称为蹇驴。苏东坡骑着蹇驴,一摇一摆地继续赶路。到了渑池,他们借宿于一座古寺,苏东坡在墙上题了一首诗——古人似乎都有将诗作“发表”在墙上的爱好。寺庙主持是一个老僧,法号奉闲。世事难料,5年后,苏东坡独自从开封前往陕西凤翔出任判官。他又一次途经借宿过的渑池古寺。然而,令他万分扫兴的是,奉闲和尚去世了,弟子们把他的骨灰安放在一座新修的塔中,而他当年题诗的那堵墙,竟然倒塌了。于是,苏东坡在给弟弟的诗里写道: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如今的渑池,是豫西的一座小城。黄河从县境北部流过,洛河从县境南部流过。城西,有一座秦赵会盟台,初建于明朝,后来屡毁屡建。会盟台纪念的,是先秦时发生在渑池的一桩历史事件:秦国半是胁迫地约请弱小的赵国在这里会盟。会上,秦王要赵王鼓瑟以此侮辱赵国。足智多谋的蔺相如挺身而出,逼迫秦王为赵王击缶,双方才算扯了个平手。这就是著名的渑池会。后来,司马迁在他的《史记》里有精彩的讲述。位于河南省渑池县的秦赵会盟台于1986年5月修复。这是古时秦王与赵惠文王渑池相会的地方。图为盟台夕照。新华社资料片博学的苏氏父子自然知道渑池会,可惜,那时还没有会盟台可供凭吊。更何况,他们急着赶往首都——汴梁城已经不远了。在京:殿试屈居榜眼开封是一座历尽沧桑的古城。开封龙亭一带,上世纪80年代,人们在清淤时吃惊地发现:地下3到12米处,竟然重叠了6座古城——3座国都,即战国魏都大梁;北宋首都汴梁,又称东京;金朝首都南京,又称汴梁。2座省城,即明、清的河南省会开封。1座唐代重镇,即汴州。苏东坡念兹在兹的大宋首都,大约在今天的开封地下约8米处。8米厚的泥土,覆盖了千年前的繁华,也遮蔽了千年前那些生动而鲜活的人生。开封 " 城摞城 " 遗址考古发掘现场。新华社记者朱祥摄11世纪是苏东坡生活的时代,汴梁无疑是地球上最繁华最美丽的都市。其时,西欧、近东和中东是十字军东征带来的动荡与凋敝,盛极一时的大食帝国也早日落西山;至于美洲,还是不为大多数人类世界知晓的化外之地。汴梁独秀于世界东方,像一篇枯燥乏味的冗长文章的华彩段落,禁不住使人眼前一亮,心头一动。汴梁有宫、里、外三道城墙,把城市划分为若干个不同城区。宫城就是皇城,它周长5里,南面3道门,其余3面各一道门。东西门之间有一条街,把宫城分为两部分。街南为中央政府机构办公地,帝国的政令从这里发出,像一个人的大脑。街北为官家(皇帝)居住区。里城又名旧城,即唐时的汴州旧城,周长20里,东面两道门,其余3面各3道门。外城又称新城和罗城,是北宋以后兴建的,周长50里,有高达4丈的城墙,显示出这天下第一城的雄伟和重要。一条叫护龙河的护城壕从城墙下流过。冷兵器时代,宽大的护城河是一座城市最重要的防御构成。护龙河的宽度是汴河的3倍以上,从另一个侧面可知汴梁的重要。电视剧《清平乐》剧照,展现大宋开封宏伟景象。这座被流水环绕滋润的城市,沿河都种植着垂柳和榆树。春天来时,细柳如丝,榆叶似钱,河上间隔不远便有建造精美的木桥勾连两岸,建桥的木头统统刷上了土漆,看上去庄重华丽。不少桥上还建有遮风避雨的长廊,最漂亮的一座位于皇宫门前,系大理石所建。城内的大街上,每隔一段距离,便设有一座武器库,每库有士兵20人值守——这一点容易让人想起,这座美丽的首都地处边境,近在咫尺的北方游牧民族随时可能贪其富庶而蠢蠢欲动。唐代的长安有东市和西市两个商业区,以供商贸之需。但这种坊市分离——老百姓的生活区和商人的贸易区分处不同街区——其结构已不再适应北宋。于是,坊市分离的古老传统被打破,整个汴梁成了无处不成市的巨大商业都会。宋代以前,商业只准白天进行,夜里一律禁止,称为宵禁。这种传统到了北宋,也不复存在。汴梁城里出现了夜市、早市和鬼市。不少店铺往往三更天才打烊,五更天又开门了。至于潘楼东街巷附近的鬼市,则是“茶坊每五更点灯,博易买卖衣服图画花环领抹之类,至晓即散”,谓之“鬼市子”——让人联想起凌晨五六点钟才收拾摊子的成都“鬼饮食”。皇城东南的界身巷,有当时全宋最大的金银彩帛市场,孟元老说它“屋宇雄壮,门面广阔,望之森然。每一交易,动即千万,骇人闻见”。这个时代的娱乐业也有长足发展,出现了瓦子和勾栏。瓦子又叫瓦舍、瓦市,或者瓦肆,简称瓦,是北宋首创的固定的娱乐中心。其取名很形象:看客来时如同瓦合,去时如同瓦解。勾栏又叫勾肆,设在瓦子当中。勾栏的原意是固定的演出场所,内设戏台、后台及观众席,再用栏杆围起来。打个比方,瓦子和勾栏的关系就好比一座很大的娱乐城,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娱乐商家,有的卖唱,有的耍把戏,有的变魔术,有的讲评书。娱乐城就相当于瓦子,具体经营的娱乐商家相当于勾栏。苏东坡毕生嗜酒,虽然酒量不大。汴梁的酒店比起老家眉山的村野小店来说,不啻霄壤之别:汴梁的酒店,门首皆扎着彩楼欢迎宾客,由一条有百余步的长廊通往店中。南北天井中,两廊侍立着年轻的服务生。到了晚上,灯烛通明,上下相照,浓妆的侍女数以百计地聚集于主廊,等待酒客邀请,“望之宛若神仙”。东宋门外仁和店、姜店,州西宜城楼、张四店、班楼,金梁桥下刘楼,曹门蛮王家、乳酪张家,州北八仙楼,戴楼门张八家园宅正店,郑门河王家、李七家正店,景灵宫东墙长庆楼……高档的豪华酒楼一共有72家之多,至于被称为“脚店”的中低档酒店,则不可尽数。清明上河图(局部)比苏东坡“进京”稍晚的孟元老曾在汴梁生活多年,后来经历了靖康之乱逃往南方。晚年,他在《东京梦华录》中伤心回望旧时帝都,宛如见证了世界大战后万念俱灰的茨威格,躲在遥远的南美回忆战前欧洲的和平盛世。他在写汴梁人清明出游的景象时说:“四望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相互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暮春时节,开封就是一个花的世界:“牡丹、芍药、棣棠、木香种种上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歌叫之声,清奇可听。晴帘静院,晓幕高楼,宿酒未醒,好梦初觉。”苏氏父子费时一个多月,终于从成都来到首都。时值农历五月,那一年,汴梁大雨不止,城内流过的几条河都洪水泛滥。不过,水灾没有影响苏东坡的心情,这个外省青年,迫不及待地来到龙津桥观看夜市,虽然诧异于洪水中的首都居然一番水乡景象,却也为它的煌煌灯火和繁华街坊而惊叹。电视剧《清平乐》中,繁华的开封城。九月,苏东坡与弟弟参加了礼部举行的举人考试,皆中。苏东坡名列第二。苏洵没参加考试,他带着张方平的推荐信拜访了欧阳修,欧阳修读了苏洵作品后,极为赞赏,并进一步推荐给其他人,一时间“公卿士大夫争传之”。其后是礼部举行的省试,时间是嘉祐二年(1057年)阳春三月,欧阳修任主考官,副主考官则有翰林学士王珪和龙图阁直学士梅挚等人,著名诗人梅尧臣负责判卷。苏东坡此次考试所作文章题为《刑赏忠厚之至论》,梅尧臣第一个惊喜地发现了它,连忙推荐给欧阳修。欧阳修读了也大为惊异,“以为异人”,打算把此文作者录为第一名。但欧阳修又怀疑作者可能是其门下曾巩,为了避嫌,于是放在第二。及至拆去糊名的纸片,才发现不是曾巩,而是眉州苏轼。欧阳氏后裔保存的欧阳修画像,现存于江西永丰欧阳家。新华社资料片接下来是宋仁宗亲自主持的殿试,在崇政殿举行。三月十一日放榜,苏东坡高中第二,苏子由名列第五。这一榜中,状元为章衡,探花为曾巩,另外还有张载、曾布、章惇、家定国和郑雍等人。欧阳修既是苏东坡的主考官,两人便有了师生之谊。按惯例,苏东坡给欧阳修写了一封信,这就是《谢欧阳内翰书》。这封信与一般的泛泛感谢不同,苏东坡明确表示,他要追随欧阳修,力整当时浮华萎靡的文风。欧阳修读了信,激动地向梅尧臣写信表示:“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就在苏氏父子春风得意时,意想不到的噩耗从老家传来:苏东坡的母亲程夫人去世了。这是嘉祐二年四月的事,不过,苏东坡接到消息,已是五月仲夏了。父子三人,仓皇奔丧。水路:故乡飘已远1059年十月,天气渐渐凉了,在朝廷一再召命下,苏氏父子决定再度前往首都。这一次,他们走水路。同行的也不只父子三人,而是增加了两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即苏东坡的夫人王弗,苏子由的夫人史氏和苏东坡的长子苏迈。三苏纪念馆启贤堂内清人冯会所作的“三苏图”木刻画碑。新华社资料片一家人中,苏洵的心情与众不同。他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以老迈多病之躯告别故园,很可能再也无法活着回来了。出发前一个月,他请人打造了观音、天藏和地藏等六尊佛像,请求神灵保佑地下的亡妻,并到坟前与亡妻告别。与父亲的沉痛和悲怆相比,苏东坡毕竟年轻气盛,母亲亡故的悲哀渐渐平息,他和子由开始向往远方——功名的远方,前程的远方,也是梦想和诗意的远方。眉山城侧就是波涛滚滚的岷江。岷江对眉山意义重大:没有公路和铁路,更没有航空的宋代,它为眉山人提供了上成都下乐山的黄金水道。更重要的是,沿着黄金水道,经过乐山,折而东下,可以通往宜宾。结束了岷江航程后,远去的帆船就进入长江的怀抱——而后是猿声四起的三峡,“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荆楚,乃至杏花春雨里的江南。长江三峡之一瞿塘峡(1979年摄)。新华社资料片在行路难的古代,远行是一件令人头痛的苦差事,远非今天的旅游爱好者们所能想象。远行的最佳选择,无过坐船,尤其是顺流而下。“故乡飘已远,往意浩无边”的写意,令年轻的苏东坡既感到轻舟前行的舒适,也由此联想到日后前程的美好。从四川嘉州(今四川乐山)到湖北江陵,其间的水路1000多公里,苏东坡的船足足行驶了两个月。一方面说明,即便是顺水,速度也慢得可怜;另一方面还说明,沿途过多的美景花费了他们相当多的时间。这的确是一条美景迭出的线路,借用古人的话,那是“如行山阴道上,令人目不暇接”。一辈子与大自然关系亲密的苏东坡——事实上,古人几乎都像苏东坡一样热爱着雄伟或秀丽的大自然,他们力求从大自然中悟到一种浩然之气——肯定不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沿途的风景都留下了他的脚印和诗行。苏氏一家于十月六日来到眉山下游的嘉州。在这里,三江交汇——青衣江汇入大渡河后,东流约5公里,一头扎进岷江。举世闻名的乐山大佛,就矗立在江畔。苏东坡写道:“奔腾过佛脚,旷荡造平川。”乐山大佛。新华社资料片犍为是乐山下游岷江之滨的一座小城。这座城市地处汉族与少数民族交汇地带,向来是兵家要地;至于地下丰富的盐、铁资源,则为它赢得了金犍为的美称。犍为既因地处群山之间而偏远,又因岷江沟通而四通八达。这种独特的地理条件,使得不少文人墨客,都在犍为有过长长短短的停留,并留下了为数众多的诗篇,犍为也因这种文化浸润而养成了崇文尚教的传统。犍为文庙东南侧,有建于清代的节孝坊(左图)和奎阁(右图)。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坐落于县城的文庙便是犍为作为文教重镇的重要物证。当苏东坡一家经行犍为时,文庙才落成40多年。苏氏父子是否到文庙拜谒,史无明载。不过,犍为的一家私人藏书楼,却给苏东坡留下了深刻印象。藏书楼主人姓王,到苏东坡时代,藏书已历七世,其藏书之富,自然蔚为大观。三苏父子均嗜书如命,于是慕名前去拜访。但从苏东坡留下的诗看,高大的藏书楼虽然伫立江畔,但主人似乎不在。他为此感叹:“云是昔人藏书处,磊落万卷今生尘。”奇特的是,20年后,当苏东坡贬谪黄州,跌入人生低谷时,到黄州第十天,他偶然认识了王氏兄弟——王齐愈、王齐万。他们不仅与苏东坡同为四川老乡,并且,就是犍为藏书楼的主人。早些年,兄弟俩用船载了大量书籍,客居于黄州对岸的鄂州。从那以后,王氏兄弟与苏东坡时相往来,苏东坡常从王家借书,并为王氏兄弟写过好几首诗。其中一首,透露出王家七世藏书的秘密:“君家稻田冠西蜀,捣玉扬珠三万斛。”去年,我为央视《中国影像方志·犍为篇》撰稿,数次到犍为调研,问及王氏藏书楼旧址,均无准确答案——其实,早在清朝年间,藏书楼就已渺不可寻了。侥幸苏东坡为它留下了诗篇,才让我们知道在近千年前的这座偏僻小城,居然有一座宛如琅嬛福地的私家藏书楼:“寒江流秭起书楼,碧瓦朱栏照山谷。”客船顺着岷江,在戎州(今四川宜宾)进入长江,江面更为开阔,水量更加丰盈,而故乡也愈加邈远,回首西北方向,惟见苍茫的云雾与水鸟。“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老杜当年计划中的归家之路,基本就是苏东坡前往首都之路。巫山山脉是中国大地第二、三级阶梯的分界线,长江蜿蜒至此,遇其阻挡,江水夺路而出,形成长江三峡。由于顺水顺风,船的速度相当快,两岸叠翠的青山如同马群一样向后疾速奔去,苏东坡看到岸上的行人,兴奋地想和别人拉话,可还等不到回答,他的船已经如飞鸟一样远逝:“船上看山如走马,倏忽过去数百群……舟中举手欲与言,孤帆南去如飞鸟。”图为巫山十二峰的神女峰(1997年摄)。新华社资料片经过巫山十二峰时,一个当地的老船夫给苏东坡讲述了他年轻时的经历。他说他经常登上江边最高的山峰,山峰上有池塘,他就在池塘里洗澡,把衣服挂在池边的树上。巫山有大量的猴子,但他所到之处太高,连猴子也不见踪影,不过他并不害怕。他还在神女祠附近看到一种奇特的竹子,竹枝特别柔顺,一直垂到地上。风吹修竹,竹枝来回摆动,竟自动把神女祠前的空地打扫得干干净净,好像神女的仆人。苏东坡听了,不禁神思悠然:人也许可以成仙,最大的困难就在于无法忘记人的欲望——终其一生,苏东坡就像大多数中国古代文人那样坚信,世界上真的有神仙,自己有一天也许就会追随他们而去。不过,终其一生,苏东坡虽想乘风归去,却永久地留在了坚实的大地上。  夷陵是今天湖北宜昌下辖的一个区。历史上,扼守于三峡出口的夷陵曾发生过知名的夷陵大战。夷陵这个名字,意味着连绵数百里的高山峡谷已经结束: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分乡镇香景园一带航拍的山水风景。新华社资料片对苏东坡来说,夷陵和他终生感激的伯乐有关。伯乐,就是欧阳修。  欧阳修长苏东坡29岁。景祐三年(1036年),也就是苏东坡出生那一年秋天,欧阳修被贬为夷陵县令。夷陵属峡州地盘,虽是州治所在,却是一座破败小城。用欧阳修的话来说,“通衢不能容车马,市无百货之列”。居民住处逼仄,灶房、仓库、厕所、水井混在一起,一个房间上面住人,下面养猪。房子都用茅草和竹子修建,一年要遭好几次火灾。  1035年,朱庆基任峡州知州。他上任后,极力整治夷陵城,修栅栏,铺街道,种树木,建官署,终于使夷陵城有所改观。在京师时,朱庆基与欧阳修就有交情。这样,当欧阳修贬任夷陵县令后,朱庆基对他十分关照。在州衙东侧,为他修了居所,命名为至喜堂。  与至喜堂相映成趣的,是位于长江边的至喜亭。1037年,朱庆基在长江之滨建了一所亭子,供来往船家及客商休息。欧阳修将其命名为至喜亭,意思是说,从上游而来的船家客商,都因走出了凶险的峡江而心生欢喜。西陵峡口的至喜亭,建于宋代,长江从这里开始变得平展开阔(1987年摄)。新华社资料片一堂一亭,欧阳修都为之作记。20多年过去了,苏东坡舟过夷陵,欣然前往至喜堂并作诗纪念。他看到,欧阳修居住过的屋子很破了,但当地人还在不时修缮;欧阳修亲手种植的楠木,已经亭亭如华盖。  清人袁枚认为,贬谪夷陵,对欧阳修的人生影响极大,甚至是他后来有大成就的重要基础,即所谓“庐陵事业夷陵起,眼界原从阅历增”。先辈这种处逆境而自安自强的精神,对年轻的苏东坡来说,无疑是一种激励和鞭策——以后,苏东坡能在比夷陵更为偏远落后的惠州儋州乐观地生活,早年的这些启示不无潜移默化之影响。水转陆:古驿无人雪满庭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李白这首小学生都能背诵的诗,使江陵声名远播。如今的湖北荆州市,有一座荆州古城。这其实就是古代的江陵。很多年来,江陵或为荆州州治,或为江陵府治,直到上个世纪才被一分为三。荆州古城的景龙楼(1983年摄)。新华社资料片  苏氏父子轻松愉快的水路行程在江陵画上句号。嘉祐四年(1059年)农历十二月八日,一家人顺利抵达江陵。自嘉州到江陵,行船计60日,沿途经过了11个郡,26个县。  春节已近,一家人在江陵过节。其间,苏东坡将父子三人沿途所写诗文100篇编为一册,题为《南行前集》。苏东坡的作品最多,诗歌44首,赋两篇,差不多占了一半。苏东坡在序言里强调,为文贵在自然,不能为了作文而作文,一定要到了胸中有话,不吐不快时才能写出好文章。他说,“昔之为文者,非能为之为工,乃不能不为之为工也”。这庶几也是苏东坡一生所信守的为文原则。  1060年正月初五,当江陵城还沉浸在喜庆之中时,苏东坡一家又出发了。这一回,他们无船可坐,只有驴子可骑,家眷和行李则放置在租来的马车上。  从嘉州到江陵,他们一直由西向东;从江陵开始,由南向北。这余下的陆路1000多里,大体就是沿两条著名的古驿道前行。  一条是荆襄驿道,又称荆襄古道,南起荆州,经荆门而北达襄阳。一条是南襄隘道,南起襄阳,北达南阳盆地北部的方城。自上古时起,这两条以襄阳为交汇点的古道,就是南方与中原沟通的捷径。荆襄古道与南襄隘道的交汇点:襄阳。聂作平摄  汉水之滨的襄阳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控汉水扼古道的地利,使其从战国时起,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襄阳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亮年轻时即隐居于此,直到刘备三顾茅庐后出山。他当年躬耕垄亩的隆中,就在襄阳城西。苏氏父子欣然前往,并赋诗留念。  襄阳城南,岘山苍翠,它因西晋名将羊祜而著名。《晋书》上说,羊祜镇守荆襄时,经常到岘山饮酒,一次对同游者感叹:自从有宇宙就有了这座山,古往今来的贤达之士,登山远望,就像我与你们一样,真是太多了,不过都湮灭不闻,不免使人伤悲。后来,唐代诗人孟浩然隐居襄阳,也曾多次到此,并写下了一首著名的诗篇: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苏东坡当然明白,就在他伫立远眺的地方,名将来过,大师来过,而今,除了线装书里语焉不详的几行文字,这世上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蛛丝马迹了。很自然地,苏东坡心里也像孟浩然怀念羊祜那样,怀念起羊祜和孟浩然。  古人总是怀念更古的人,这并不是他们好古,而是那种对生命流逝、时光不再的人生苦境之无奈。时光总是要远去,一切都将成为历史。孟浩然距羊祜400多年,苏东坡距孟浩然300多年。我们今天距苏东坡则又已近千年。世间的人与事,只要落入时间的尘网,就注定要一步步成为过去。  从伏牛山和桐柏山之间的方城垭口出了南阳盆地,苏东坡一家来到了辽阔的华北平原。按竺可桢的理论,苏东坡生活的11世纪,中国的气候已经从唐代的温暖期,进入了又一个寒冷期。苏东坡一家北上京师的这年春天,气候尤其寒冷。苏子由在他的诗里说,尽管春天已至,但唐州(今河南唐河)一带由于天气太冷,“田冻未生麦”。  这是南水北调中线方城垭口段渠道。新华社资料片当他们行进到尉氏境内时,天降大雪,被困于冷清的驿站。苏东坡无事可做,就在大堂里饮酒。一会儿,他看到有一个人冒雪走进庭中,下了马,取下斗笠,上面的积雪有一寸厚。此人面色黝黑,一看就是长期漂泊在外。苏东坡招呼他同饮,那人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喝。两人似乎没有更多的交谈,只是相顾饮酒,偶尔露齿一笑。不知不觉,苏东坡喝醉了。第二天一早,雪停了,那人策马离去。苏东坡这才想起,自己连他的名字也没问。  多年后,苏东坡在密州时,写下名篇《超然亭记》。这是一篇最能洞察苏东坡为人处世原则的作品。“凡物皆有可观。”这和苏东坡后来总结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的脾性一脉相通。既然天下万物都有可观,那么就“皆有可乐,非必怪奇伟丽者也”,也就是说,“哺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饱”。于是,苏东坡进而认为,“推此类也,吾安往而不乐?”是故,哪怕一个素不相识的萍水相逢之人,苏东坡也能善待他,与他同饮同醉,如同相知多年的好友。这既是与人为善,也是豁达乐观。  后来,中年和晚年的苏东坡极为不顺,先后谪贬黄州和更为遥远的岭南及儋州,却一直能够自得其乐,在属于他的狭小有限的空间里,感受生命的快乐和幸福,究其源,和他那种超然的内心息息相关。  第二次来到京师,外省青年苏东坡兄弟和他们的父亲再一次名噪京华,甚至,超过了第一次。  嘉祐六年(1061年)八月十七日,苏东坡昆仲参加了制科考试。制科是宋朝人事考试中的大科,极受优待,但不经常举行。两宋300多年间,一共只举行了22次。凡在制科考试中考中的官员,一律升官;考中的百姓,立即得官,而且不会任命到边远地区。  主考官是包括王安石在内的几位重臣。苏东坡兄弟俩皆顺利通过,并参加了八月二十五日,由宋仁宗亲自主持的御试。这次在崇政殿举行的考试,考生只有苏东坡、苏子由和王介三人,考官却有胡宿、司马光、范镇和蔡襄等5人,以及宋仁宗这位超级主考。  宋仁宗苏东坡的考试成绩列入三等,苏子由和王介四等。粗粗一看,以为苏东坡似乎考得不尽如人意。其实不然:宋人叶梦得《石林燕语》解释说:“制科分五等,上二等皆虚,惟以下三等取人。”也就是说,一等和二等不过是虚应故事,不会产生,三等就成了事实上的最高等。而且,自宋朝开国到苏东坡时代,制科考试获得三等的,只有苏东坡和吴育两人。  宋仁宗是一个求贤若渴的明君,他临朝几十年里,手下可谓人才济济。当他读了苏东坡兄弟俩的制策后,忍不住兴奋地告诉皇后:我今天为子孙选出了两个宰相。  清代学者、苏东坡研究专家王文诰认为:“自此,苏轼父子赫然名动京师,苏氏文章遂擅天下,一时学者多众讲问,以其文为师法。”  这一年,苏东坡虚岁26。  那时,在这个春风得意的年轻人眼里,自己不仅诗文冠绝天下,乃至于出将入相,建功立业,也都将是顺理成章的事——就像舟行长江,一路俱是好风好水。  那时,他完全意想不到,以后,命运要峰回路转,他将遭遇乌台诗案,遭遇一次次贬谪,一次次背向京师的远行。“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而这些意想不到的苦难与挫折,却将进一步雕琢他,造化他,成就他,把他从一个文思泉涌的才子,升华为文章与品行都可圈可点的哲人和智者。这一切,如蛹化蝶,似花结果。草地周刊|“南海Ⅰ号”:沉睡海底八百余载的“古典繁华”草地周刊|国博、敦煌、西安碑林……国际博物馆日,这些大咖给您荐“宝”草地周刊|时隔25年“复活”的永定河,你了解它的历史吗?草地周刊|河南巩义发现5000多年前“河洛古国”,不排除是黄帝时代都邑所在说人解史|国际护士节,当“第一个护士”遇上“第一个战地记者”说人解史|70年前,海南全岛解放:木船是如何打败军舰的?说人解史|内蒙古告诉你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什么好神州风物|云冈石窟:“云”端行走,“云”游世界草地·访谈|BBC纪录片《杜甫》火“出圈”,我们采访了该片导演全球战疫|是谁的后人,一个求援信息让中国各方面紧急动员起来监制:姜锦铭|责编:刘小草、李牧鸣 | 校对:饶小阳

热门楼盘

友情链接
房淘惠

房淘惠房隶属于苏州爱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4小时客服热线:400-1677-100
Copyright © 2019 技术支持及版权所有归苏州爱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7073130号-12


帮我找房
房贷计算
小程序
扫一扫

小程序

意见反馈
下载APP
扫一扫

扫一扫下载APP

请填写你的购房需求
提交

非常感谢您使用房淘惠官网。

您在使用过程中的意见和建议,都将成为我们改版的指引。房淘惠保证,您的意见不会被用于任何商业不法用途。

您可以选择拨打反馈热线:4001677100
或者在下边输入要反馈的问题:

反馈内容 请输入反馈内容
联系方式 请输入正确的联系方式